上海
2022年9月27-29日
深圳国际会展中心(宝安新馆)

深度分析 | 王韧:塑料包装循环经济之披荆斩棘

 

目前,包装领域的循环经济进展依然是焦点,相对于前两年,做出过承诺的很多企业的行动明显更具体,计划也更清晰,但整个塑料包装循环经济的发展仍然存在很多挑战和难点。

塑料包装行业循环经济面临的挑战

1、行动的实际效果还不明显

 

如果非要为工作进行KPI考核,我们应该问问自己减少了多少不必要的塑料使用量,重复使用包装的比例下降了多少,2020年的回收率和包装设计的可回收性增长了多少,包装材料的再生含量增加了多少比重?

很明显,我们很难回答,至少在塑料回收率这一指标,根据物资再生协会的数据,我们去年的塑料整体回收率是下降的,虽然疫情是主因,但受疫情影响显著的领域就包括消费后包装废弃物的回收。本文将通过去除不必要塑料和有问题的塑料材料、重复使用、三可(可回收的,可重复使用的或可堆肥的)和再生含量四个维度对当前国内塑料包装循环经济新体系建立所面临挑战进行浅显的分析。

 

在不必要塑料领域,虽然相关企业在包装减重减薄(属于减少原生塑料的额外维度)以及减少吸管或纸杯等的使用做出一些举措,但不必要和一次性塑料的总体增长量同样清晰可见,电商的高速增长促进了膜类软包装的使用,例如APP买菜模式相对超市和农贸市场买菜就促进了一次购物塑料袋(包括PBAT袋)以及保温发泡塑料袋等的使用。较难获取直饮水,对卫生安全的担心和追求便利(会议等活动)直接促进了对瓶装水(包括玻璃瓶)的消费量,后端仅能依赖拾荒体系尽量作到收集。

 

2、如何去除有问题塑料?

 

炭黑会阻碍通过智能光电进行分选,因此需要尽量去除。但坦白的说,国内光电材质分选机的普及率不高。伴随着再生行业产能的集中化,企业的集中化和规模化,以及淘汰作坊和小型化违规生产设施的行动进一步深化,市场从设计端去除炭黑的需求将更为强烈。

包装上去除PVC已经在行业形成一些共识,但不少企业的很多既有品牌PET饮料包装设计仍有采用PVC标签的历史遗留问题,做出相关改变是企业主动接受挑战,克服阻力的过程;因此,需形成合力来缩短这一转变所需的进程。当然,在EPS和PS等领域,从替代材料的性能上看仍存在差距,甚至成本的增长使难度更大。

 

3、重复使用鲜而难见

 

国内包装重复使用发展举步维艰,只有有限的个别企业在努力推动外卖和快递等领域的商业模式,例如“依口良食”品牌的商业卖点是依靠陶瓷餐具等为客户提供更高端的就餐体验,而不是强调重复使用这一环保特色。当然,国内的南京卫岗品牌订购奶所采用的重复使用玻璃瓶模式发展良好,且业务在华东仍在扩展,这一重复使用模式在国内一些其他城市却在萎缩,其中就包括北京。

4、实际的规模化可回收性突破不多

 

包装可回收的,可重复使用的或者可堆肥的在设计上(技术上)有可见的进展,但不仅设计上可回收,在现实当中实际上也要被回收,而后者突破不多,无论是回收率还是堆肥率,都没有明显改善,软包(软膜)回收没有系统化解决方案的推出,而绝大多数企业的重复使用包装占其总包装比重更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设计师对于技术可回收有重要话语权,在塑料循环经济趋势火热的今天,很多包装研发工程师和设计师私下称,他们现在的工作时间很多都花费在这个领域上面。但包装设计是可回收性的,不能代表其在实际过程中被回收。兄弟们都很努力,但需要更多环节利益相关方的参与,这个利益相关方在企业中包括供应链,采购的参与,还包括市场和品牌,甚至法规等,在企业外部则包括价值链的其他环节,甚至竞争对手。

 

5、不同市场应用的包装再生含量迥异

 

包装采用一定比例的再生料在日化行业进展迅速,尤其是做出2025承诺的品牌。初步估计,日化企业在再生料的使用很可能提前完成2025承诺。当然,食品和饮料品牌仍然面临法规对采纳再生料的限制,因此形成两个极端。而日化包装采纳再生料主要集中在PET和HDPE, 目前该领域的在国内的供应商包括威立雅华菲,金发,盈创,远东,东莞拓展,格林循环,广西国龙,陆海和丽诺等,当然,江苏赛维尔和英科再生也会在近期投产瓶级再生PET产能。相对而言,PP领域 的原料主要来自电器料和餐盒等,但很多电器和汽车料面临助剂和油漆的处理问题,难度相对较大。

 

因此,很多企业将PP再生后高值利用的目标放在了餐盒,但收集端未有突破限制了其应用的扩大和规模化。当然,包装的再生料现在已经不仅仅限于塑料,在饮料行业,铝和玻璃,以及在化妆品行业,玻璃也已经成为研究采用再生含量的领域。再生料普遍比原生料碳排有优势,例如,采用再生铝比采用新生铝可以减少高达95%的能耗。

 

但物理回收的再生塑料在一些高端应用仍存在品质的局限,一些品牌开始尝试使用化学回收再生塑料。当然,国内化学回收料用于包装目前还有限,目前市场在售的有来自于国外的料,例如伊士曼通过解聚合PET再合成得来的PETG,以及沙特基础通过高温裂解获得的聚烯烃再生料。当然,国内瓶级PET厂家也在积极开发半化学法,但饮料瓶内添加比例有限,无法取代物理回收所占的主导地位。

 

显而易见,国内塑料包装的循环经济发展动力正在增强,循环经济相关政策也在近期频繁出台,企业根据自身承诺做出相关行动,不断前行过程中将会发现很多挑战,其中许多问题的解决不仅需要行业间的横向联合,也需要纵向协作,以及价值链上下游进行合作,其中又需要法规作为推手,因此,国内的塑料循环发展正在披荆斩棘,奋勇向前。